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地方
债务危机待解货币政策还不到退出的时候
来源: 城市金融报   2020-11-26 12:32:16    责编:金子
  2020年,全世界都处于债务疯狂扩张的过程。据国际金融协会(IIF)的报告,今年以来的1至9月末,各国/地区总体债务水平已经增加15万亿美元,达到272万亿美元。IIF同时预计,到今年年底,全球债务将飙升至创纪录的277万亿美元,意味着全球平价债务率将达365%,这个数据较去年底今年初的320%高出45个百分点。

  中国的情况如何?IIF的报告称,到年底,中国债务率或将达到335%,低于发达国家(432%)和全球平均水平,但远高于新兴市场国家(近250%)。

  有没有破解之道?回答这个问题,一定有人立即主张“降杠杆”。当然要降杠杆,然而,降杠杆只是方向,而降杠杆的关键是:必须讲求方法。历史多次证明,按照传统,通过收紧货币、紧缩贷款的方式降杠杆,其结果往往是主动戳破债务泡沫,形成经济和债务的恶性循环——紧缩导致债务成本上升,经济恶化;而经济恶化导致债务偿付能力弱化,债务违约上升,债市抛售加剧,并引发债务危机,经济更加恶化。

  世界各国政府、央行和金融管理当局都非常明白这样的道理,所以谁都不敢主动戳破债务泡沫,甚至不惜将政府信用加载而央行大肆投放货币,以确保债券市场平稳,防止再度发生债务危机。

  那如何处理债务水平过高的问题?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之后到疫情发生之前的10余年间,发达国家在企业降杠杆方面做得可圈可点。具体而言,就是以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拉高股市,让企业有足够的机会通过股权资本扩张,降低债务率。

  所以,不要简单以为美国大肆放水会给美国经济带来伤害,也不要认为仅仅是流动性外溢效应会推高中国通胀。实际上,大肆放水对美国而言一举多得:第一,推高股市,为美国产业资本、金融资本补充股权资本,降低债务率,大大强化美国资本实力;第二,大肆注水之后充足的美元流动性,为美国资本攻击和收割中国资产提供足够的弹药。

  笔者认为,中国在债务问题上,必须保持高度的敏感和警惕,需要不断而迅速地拆掉一切导火索。尤其要在控制债务资本的背景下,以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长期而持续地推动股权资本市场快速发育。值此关键时期,如果中国货币政策受到来自其它方面考量制约而拒绝支持股市走好,那是不是会贻误中国降杠杆、消除债务威胁的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