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地方
“联合贷款”受限银行怎么办?
来源: 城市金融报   2020-11-06 15:12:05
  伴随着数字化转型的浪潮,科技赋能下,近几年联合贷实现了迅猛增长。其兴起的原因是什么?面对这个日益庞大的市场,监管层动作频频,该模式隐藏着哪些风险?

  经过多年的发展,借助联合贷款业务,银行在贷款规模、金融客户覆盖面等方面均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联合贷款业务早已形成了万亿级市场。

  在助力银行拓宽市场的同时,监管层亦担心一些银行会对此产生依赖心理,风控流于形式,最终蜕化为资金管道,因此面对日益庞大的联合贷款市场,监管层动作频频。

  近日,银保监会和央行共同发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引起市场热议。对此,有业内人士称,此次新规,叠加最高法下调民间借贷利率保护上限的压力传导效应,网络小贷行业的业务规模将大幅缩水,进而给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留出更多的市场空间。

  联合贷成银行的依赖?

  根据蚂蚁集团公开信息,旗下微贷科技平台已经与约100家银行(包括网商银行)合作,包括全部政策性银行、大型商业银行、全部股份制商业银行、领先的城商行和农商行、外资银行。花呗、借呗正是微贷科技平台上的“拳头产品”。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微贷科技平台促成的消费信贷规模和小微信贷规模已分别达到17320亿元和4217亿元,合计达到21537亿元,服务约5亿用户和超2000万小微企业。

  联合贷款,是指商业银行与具有贷款资质的机构按约定比例出资共同发放的贷款。商业银行应当对单笔贷款出资比例实行区间管理,与合作方合理分担风险。商业银行应当独立对所出资的贷款进行风险评估和授信审批。

  银行与具有互联网“基因”的机构开展联合贷款始于微众银行的微粒贷,但蚂蚁集团的花呗、借呗后来者居上。10月中旬,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兼新闻发言人阮健弘透露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仅商业银行发放的线上联合消费贷款的余额已经大约达到了1.43万亿元。

  “联合贷款的业务规模上涨是由现象级消费金融产品催生和带动的,2017年《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又为联合贷款的壮大提供了环境土壤,本质上是双方各取所需,科技公司弥补资金方面的短板,金融机构弥补获客、科技方面的短板。”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如是说。

  苏宁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薛洪言认为,联合贷模式之所以兴起,核心原因在于流量与资金分布的不匹配,银行资金多于流量,互联网公司流量多于资金,联合贷作为一种桥梁,有助于优化行业资源配置。

  然而,在联合贷开展过程中,一些机构为了吸引资金方违规兜底承诺,使得风险较为集中。“任何贷款的风险点最终都集中在不良贷款上,联合贷也不例外。”薛洪言称,从风险的角度看,联合贷各方风控能力并不均衡,而风险承担以出资比例为依据,出资比例高的机构未必风控能力最强,从而必然会出现风险承担与风控能力的不均衡,留下一些风险隐患。

  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晓春表示,联合贷中,最根本的风险在于银行作为主要出资方,对互联网平台提供的客户无法完全做到KYC(了解你的客户)。尽管在过程中,银行能够进行二次筛选,但接触到的数据始终隔了一层;另外,还需考虑的一个问题在于,客户在互联网平台上的数据和信贷风险之间的相关度到底有多高。“也就是说,银行不仅仅要关注数据,更要去证明借款人有还钱的能力。”刘晓春称。

  监管政策纷至沓来

  对于此类风险,监管已有关注。监管曾于9月对各股份制银行下发《关于规范股份制银行与第三方机构在信贷领域业务合作的监管提示》,其中提到,部分银行在与三方机构银保合作业务中存在不承担信用风险却坐收高额费用、风险审批形同虚设、沦为提供资金的通道等情况。

  而此次《征求意见稿》从联合贷的其中一方——网络小贷公司层面,对其进行出资比例的约束;更早之前,银保监会曾于7月发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对联合贷的另外一方——银行进行了限制,如针对银行与合作机构共同出资发放贷款的限额及出资比例、合作机构集中度、不良贷款率等设定风控指标等。

  在业内人士看来,监管的种种举措将从客观上压降联合贷规模,并促使银行等机构降低对联合贷的依赖,强化自主获客能力,这对整个行业和产业链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其中,对网络小贷公司的限制,将为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展业留出更多的市场空间。

  据了解,目前已有股份制银行暂停了联合贷,有的城商行也在对联合贷进行管控。华东某城商行相关负责人称,严控联合贷对银行影响相对有限,主要就是更难寻找优质客户了,倒逼银行提高自身的渠道建设能力和信贷下沉能力。但仍不可忽视的是,一些小型银行对联合贷的依赖一时还无法减少。

  刘晓春称,一些对联合贷依赖较多的小银行,一方面,其自身能力欠缺,更倾向于追求快速发展,而没有扎扎实实地开拓渠道;另一方面,这些银行也违背了当初成立的目的,比如有的农商行通过网络平台的导流渠道去扩大规模,并不符合其服务当地群体的定位。

  “今年,蚂蚁集团已经获得了消费金融牌照,消费金融市场的竞争将日益激烈。”苏筱芮认为,银行的发展不应当被科技巨头所裹挟,应当加强自身内功修炼,全面提升竞争力。